深度文 –沐浴露可以當酒飲,世界已阻止不到戰鬥民族解酒癮了

俄國人酗酒問題嚴重雖然不是什麼新鮮事,但他們「渴酒」的程度確實是超乎我們想像的。很多俄羅斯人喜愛喝伏特加,可是對部分人來說,酒精飲品的價格並不便宜。買不起的話,其實有超過1200萬俄羅斯人也試過用酒精代替品來解酒癮,這些代替品包括有窗戶清潔劑、香水、鬚後水等。面對俄國人酗酒問題,當地政府多年來亦束手無策。

img_2897

全俄民意研究中心(VTSIOM)於上年十二月尾公佈一項關於最低合法購買及飲用酒精年齡的調查,結果發現77%受訪俄國人認為應將合法買酒年齡由18歲提高到21歲, 只有17%受訪者反對此建議。

來自俄羅斯主要城鎮(人口超過100萬)的受訪者比居住在小市鎮的受訪者對此建議更表示歡迎。相反,來自俄羅斯兩大城市:莫斯科及聖彼得堡的受訪者則對提高最低合法購買酒精年齡的支持度不太。

即使民意表示支持,俄國政府卻對此建議有所保留。事實上,俄羅斯參議員Anton Belyakov早於 2009, 2012, 2013,和2015提議將最低合法購買酒精年齡調高到21歲,目的是希望年輕一代可以遠離酗酒問題。惟四次草案連首讀也沒有就遭俄國政府反對,立法恐怕遙遙無期。

的確,俄羅斯對製造和售賣酒精飲品的監管的確有很大進步空間。俄國人酗酒鬧事、廉價劣質酒在市面上泛濫等等,這些社會問題政府都好應該正視。但單靠提高合法買酒精年齡又是否有效呢?

俄羅斯飲用酒精市場存在兩大問題:一,俄國人會購買香水或沐浴劑充當飲用酒精飲用,因為這些商品能避過銷售限制及稅收,價格比飲用酒精便宜,因而變成飲用酒精的代替品。二,很多地下工場製造假酒,轉售到消費者手上。假酒或劣質酒的製造成份不明,飲用後可能會中毒甚至死亡。在2016年十二月,位於俄羅斯西伯利亞地區的重要城市伊爾庫茨克(Ирку́тск)就發生沐浴露代酒中毒事件。受害者飲用了沐浴露含有致命的有毒物質甲醇,造成至今74人死亡,事件亦引來國際關注。

俄羅斯總統普京就事件表示關注,亦宣佈對含酒精產品增加稅收的措施。除了從法例上作出監管外,俄國政府應從教育方面著手,盡量減低市民對非飲用酒精商品和劣質酒的飲用需求,才能杜絕問題根本。

原文刊在《獨立媒體》2017-01-05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